关闭
关闭

西欧戏剧理论》《空的空间》等由此而来……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西欧戏剧理论》《空的空间》等由此而来……
2017-06-19 15:02:54新闻来源:作者: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由田汉先生创建的中国戏剧出版社已走过了六十年历程。一种无形沉潜的回忆,由于需要居然在多年后再次将早已淡忘了的影像或尘封已久的记忆或篇章又搅动了起来,还是那么逼真,美好!在捡拾历史的里程中仍汲取到其自身生命的原动。


1980年初,当中国戏剧出版社重新组建时,我来到出版社,在外国戏剧编辑室工作。最初是葛老(葛一虹老师指导),不久杨知老师即来到出版社,任副总编兼外编室主任。应当说,杨知老师领导的外编室,曾为中国戏剧出版社开辟了大量的图书天地。杨知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外语系,他不仅精通中外戏剧理论与创作,而且以一种理性的思维和文化良知,将整个外编室构建出一种灵动的文化氛围,从而使全体人员能在他的启示下有感于外部世界的精彩与戏剧文学史的厚重,而努力去开拓、去探取。

 

1.jpg

90年代中期中国戏剧出版社部分员工合影

从左到右:周育英(原话剧编辑室编辑)、杨清华(原戏曲编辑室编辑)、李宝云(中国戏剧出版社前经理)、张榕(原外国戏剧编辑室编辑,即本文作者)

 

当时,我们的主旨就是给予尚在荒蛮的或者无知的中国戏剧人介绍与引进世界戏剧史、戏剧创作、表演理论以及各种流派的发展与传承,从亚里斯多德的古希腊史、贺拉斯的古罗马史,到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苏)的现实体验主义、布莱希特(德)的表现主义、布列来(法)的超现实主义、萨特的存在主义,直至尤奈斯库(法)荒诞派戏剧等。其中包括悲剧、喜剧、悲喜剧、浪漫主义作家及其剧作与理论,包括移情论、唯美主义、象征主义、神秘主义、未来主义、直觉主义以及意识流等。


 

我们常与戏剧界、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举行座谈:梅绍武先生、杨宪益先生、范之龙先生、王焕生先生、龙文佩教授(女)等都是座上客。我们也常去青艺、人艺,会出差到上海戏剧学院、广东话剧院,他们也常来北京与我们会面。在与专家、学者的研讨、交流中,我们获取了林林总总的信息场,并将这些已知的感受绾接起来,从中抽理出一部部真实的、有价值的选题。

2.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 出版

 

当时,外编室出版了多套丛书,在此重点讲三部:

 

《外国当代剧作选》共六卷本。其中我责编了第一卷《尤金·奥尼尔剧作选》(1988年11月第1版,由上海戏剧学院龙文佩教授主译的);第四卷《阿瑟·密勒剧作选》(1992年2月第1版,由梅绍武先生主译的)。

 

3.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 出版

《外国戏剧理论小丛书》多本。其中我责编了:

《荒诞说——从存在主义到荒诞派》(1992年4月第1版)

《情节剧》(1992年5月第1版)

《德国表现主义——托勒尔与凯泽》(1992年8月第1版)

《残酷戏剧——戏剧及其重影》(1993年2月第1版)

 

《空的空间》(1988年8月第1版)

4.jpg

《空的空间》中国戏剧出版社 1988年出版

 

③《美国好莱坞荣获奥斯卡金像奖的演员传记》:

我责编了多部,如《伊丽莎白·泰勒》《英格丽·褒曼》《罗伯特·泰勒》《奥黛丽·赫本》《凯瑟琳·赫本》等等,因年代已久,都已散失。

如今只余下:

《劳伦斯·奥利弗传》(1983年7月第1版)

《约翰·吉尔古德》(1986年6月第1版)

《简·方达》(1986年6月第1版)

《蓓蒂·黛维斯》(1988年6月第1版)

《马龙·白兰度》(1989年1月第1版)

《琼·克芳馥》(1989年2月第一版)

 

这套丛书颇受读者欢迎,读者与这些演员的人生魂魄与共,无限快乐。

 

5.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 出版

 

在此期间我还负责编了一些单本图书:

《当代美国剧作家》1982年7月第1版)

《古罗马喜剧三种》1985年5月第1版)

《西欧戏剧理论》1985年12月第1版)

《简明世界戏剧史》1986年8月第1版)

《编剧艺术》1987年1月第1版)

《世界戏剧艺术欣赏——世界戏剧史》1987年6月第1版)

《英国戏剧二种》《王尔德与平乃罗戏剧》1987年8月第1版)

《悲剧:秋天的神话》《喜剧:春天的神话》1992年7月第1版)

 

《戏剧舞台上的日本美学观》1999年3月第1版)

6.jpg

《戏剧舞台上的日本美学观》中国戏剧出版社 1993年出版

 

除此:

①翻译了《奥尼尔的父母与奥尼尔的剧作》收在《尤金·奥尼尔剧作选》中。

刘国彬合译了《西恩·奥凯西传》(1987年6月第一版)。

③编辑并校译了当时风靡一时的美国小说家西德尼·谢尔顿(Sidney Sheldon)的两部畅销书《镜子里的陌生人》(A Stranger inthe Mirror)和《裸面》(The Naked Face)(1989年5月第1版)。

那时,我们工作十分繁忙,但也十分快乐。我们只是企望寻找一种人文领域的艺术文明,将横亘千古的世界艺术领域的精彩呈现出更多的具象,从而寻找一种更积极的生命观照、一种精神的超逸、一种更好的追求。


对比从前,当今纸质图书步履维艰,在文化方位上受到不小的、可以想见的冲击。戏剧社全体职工在这种大环境下尚能不断开拓、不断耕耘、并取得不少成果,可以想见其中的付出与艰难。可幸的是,社里现职大都文化程度很高,有足够的学识视野和人格魅力,总可以产生更多的、更新的文化现场。


雪泥鸿爪,雁过留声,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颜色,于浩瀚的时光荒原中留下一抹璨然的闪光。让我们共祝中国戏剧出版社成立六十周年!愿她永远繁荣!

 

 

(内容选自:中国戏剧出版社原外国戏剧编辑室 张榕《走过的足迹——纪念中国戏剧出版社成立六十周年》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