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为何一票难求,看《窝头会馆》的戏里戏外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为何一票难求,看《窝头会馆》的戏里戏外
2017-12-05 13:57:09新闻来源:作者:

      前些日子,北京出了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文化事件——北京人艺的京味话剧《窝头会馆》再次上演,一时间“排队买票”“一票难求”的关键词、图片刷满了微信朋友圈。颇有正戏还没开演,垫场戏就已经赢得了满堂彩的感觉,而这垫场戏的扮演者就是戏迷。

1.jpg 

      帷幕落下,盛宴散去,戏剧王带您回味回味为何一出话剧在京城会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追明星吗?怕也不全是。何冰、宋丹丹、濮存昕、杨立新、徐帆各个倒都是响当当的“大明星”,但他们更是演技派、实力派、有真功夫的“演员”。当然还有那些非领衔的演员。

2.jpg

 

      追编导?确实,很多观众如追星般是冲着编导来的。小说《狗日的粮食》、电影《菊豆》《集结号》《金陵十三钗》、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使得刘恒先生被广大影视观众赞为金牌编剧,虽在话剧圈初试身手,首部作品《窝头会馆》便一炮而红,令业内人士也大为赞叹。

3.jpg

 

      至于导演林兆华嘛…… 

      看看“大导”的这些作品吧:《绝对信号》《车站》《野人》《鸟人》《棋 人》《鱼人》《厕所》《活着还是死去》《红白喜事》《狗儿爷涅盘》《罗慕洛斯大帝》(1992年)、《浮士德》(1994年)、《三姊妹·等待戈多》(1998年)……

4.jpg

 

      追“京味儿”?老北京们(不愿被称“土著”)和老邻居都分开了,纷纷拆迁到了城外,留在城里的也大多住进了楼里,从前聚集在一起的“京味儿”文化也被稀释了许多;“北漂”们来京多年,身边却没几个北京人,更不要说老北京了。回味、感受老北京人的生活,使得五行八作、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乡的,不管是不是戏迷,让这出“大戏”还未上演就已万众瞩目。

5.jpg

光秃秃的树,典型的四合院,这幅萧瑟、破旧的画面,把故事拉回到了北平解放前一年

 

      大多数习惯了看故事情节的观众,更多的还是看剧情。那么,《窝头会馆》是围绕哪几条线在展现呢?

 

钱。是钱!主线就是:钱!!

 

“主体说白了就一个字:钱!大到朝代更迭,小到个人悲欢,没有跟这个字没关系的。我研究北平四十年代末的历史资料,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苛捐杂税,二是物价飞涨,都是跟钱密切相关的十分具体的生存困境。”

——摘自《〈窝头会馆〉的舞台艺术》第9页,刘恒答记者问

 

 

《窝头会馆》的舞台艺术

6.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2009年12月版 定价30元

 

      当然围绕这条主线以外,还有其他几条线,但仍和主线密切相关,时时刻刻提醒着观众:这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无时无刻不是在为求生存而挣扎。

 

支线1:买房的钱到底哪儿来的?(打死我也想知道)

7.jpg

8.jpg

9.jpg

濮存昕的幽默更多还是来自台词的设定

 

支线2:他俩到底什么关系?(我们要用道德的标准去谴责他们吗?)

10.jpg

11.jpg

12.jpg

13.jpg

 

      一个妇女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铺块烂坑席卖自己的肉,他把她领回家,两口子踏踏实实地做小买卖;自己性方面没有能力了,老婆和苑国钟乱搞,就权当没看见,愿意让她好,况且因为媳妇跟苑国钟有点什么,可能还能把房钱偶尔拿回来点。天底下的穷人太不容易了!
 

——摘自《〈窝头会馆〉的舞台艺术》第49页,宋丹丹创作札记

 

支线3:两对父子情

14.jpg

15.jpg

16.jpg

 

      同样是贪恋钱财,同样是一分钱,一个蹦子的算计,葛朗台老头与苑国钟老汉的初衷与目标都截然不同。与其说苑国钟是金钱的奴隶,不如说他是爱子心切的奴隶。
 

——摘自《〈窝头会馆〉的舞台艺术》第128页,彭俐《中国的“葛朗台”有点儿酷》

 

17.jpg

18.jpg

19.jpg

还有保长和他那不省心的儿子。

 

当然还会有其它不能称为支线的一些岔子

20.jpg

21.jpg

22.jpg

 

穷日子就没个安生,在这个小院里。

23.jpg

24.jpg

 

本书目录

x1.jpg

x2.jpg

x3.jpg

25.jpg

2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