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学术前沿 I 宗教的艺术表达,艺术的宗教姿态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学术前沿 I 宗教的艺术表达,艺术的宗教姿态
2018-01-27 11:21:21新闻来源:作者:

      宗教与艺术是两种不同的文化现象,它们之间的差别是很明显的。艺术既积淀着历史的内容,又实现着超越现实的理想,它高扬着人的主体人格,始终专注于现实并指向现实,具有此岸性;宗教则一味顺从现实,屈从于虚幻的神权统治,具有彼岸性。艺术对现实的反映“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语),反映现实又高于现实;而宗教则伪于现实,悖谬于现实,是对现实的歪曲反映。艺术是一种自由创造,具有个性化的特点;宗教则带有浓重的功利目的,具有类型化特征。艺术是人积极入世的反映并引导人积极入世,宗教则教导人惧怕现实、逃避现实,是人惧怕现实、逃避现实的结果。

 

1.jpg

 

但是,艺术与宗教是诞生于原始巫术的一对孪生姐妹,“宗教是人心灵之梦”,是人得以超越自然力与社会力重重羁绊所凭借的幻想的翅膀。艺术是人的精神食粮,是人的本质力量对象化的一面镜子。就本质而言,艺术与宗教都是人跟动物的本质区别的表现,都是人脸孔朝天,渴望自由,追求无限,企图亲和超人的力量并超越之的结果;宗教教人向善,艺术让人求美。就表现特征而言,艺术与宗教都具有强烈的情感性、鲜明的形象性和深刻的象征性。就目的和效果而论,艺术与宗教都使人得到一种幻想中的精神满足。就追求境界而言,艺术与宗教都以圣洁精粹、高尚崇峻、无私忘我、博大深邃为旨归。正因如此,宗教往往借助艺术来壮大自己的力量,显示自己的威严;艺术也常常从宗教中汲取营养,不断丰富发展自己。可见,佛教作为一般宗教与艺术审美具有天然亲和关系。

 

夏日过青龙寺谒操禅师·王维

龙锺一老翁,徐步谒禅宫。

欲问义心义,遥知空病空。

山河天眼里,世界法身中。 

莫怪销炎热,能生大地风。

2.jpg

 

      唐宋时期是佛教发展的繁荣兴盛阶段,禅宗的确立标志着佛教中国化的完成;唐宋时期同样是诗学发展的繁荣阶段,唐诗的繁荣展现出抒情诗王国的姿态和风采,宋诗则以理取胜。思想的开放,文化的繁荣,使诗学与佛禅的关系更为密切,其相互影响和渗透的深度和广度进一步提高,出现了“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等很多奇瑰的文化现象。经过几百年的碰撞与融合,佛教与诗学在唐代的关系更为密切,共同熔铸出许多奇特的诗学现象和诗学理论,展现出诗人对于自然、生命与美的独特感受和全新理解。自六朝时期发展起来的佛教与诗学之间的关系,在唐代展现得更为鲜明而生动,表现出唐代诗学海纳百川的气魄和内蕴,彰显出唐代诗学乃至中国传统诗学的独有特色与文化风貌。如皎然指出的那样,晋代谢灵运借用禅宗思维方式来作诗开了个头。唐代以禅作诗者更是数不胜数,其中尤以“王孟”山水田园诗派最有代表性。

 

禅思·皎然

真我性无主,谁为尘识昏。奈何求其本,若拔大木根。

妄以一念动,势如千波翻。伤哉子桑扈,虫臂徒虚言。

神威兴外论,宗邪生异源。空何妨色在,妙岂废身存。 

寂灭本非寂,喧哗曾未喧。嗟嗟世上禅,不共智者论。

3.jpg

 

 

石壁精舍还湖中作·谢灵运

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

出谷日尚早,气舟阳已微。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

芰荷迭映蔚,蒲稗相因依。披拂趋南径,愉悦偃东扉。 

虑澹物自轻,意惬理无违。寄言摄生客,试用此道推。

4.jpg

 

      禅宗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宗教,它承袭的是佛教的衣钵,同时又吸纳了道、玄思想的精髓,是中国哲学和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在中国文化发展史上尤其是唐宋时期,禅宗与诗学、美学的交融互渗现象极为突出。其中的奥秘,宋代严羽讲得最为贴切,“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从思维方式这个角度,揭示了诗禅相通的根本。

 

5.jpg

严羽以佛论诗,主张妙悟,以“镜花水月”比喻诗歌中不可言传的妙境。

 

      “夫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而古人未尝不读书、不穷理。所谓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诗者,吟诵情性也。盛唐诗人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莹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

      严羽云:“论诗如论禅”,“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唯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诗歌创作过程中,诗人必须运用悟这种非理性直观思维方式,而不允许有过多的理性因素的介入,“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只有这样,诗人将瞬间的直观审美感受熔铸进诗歌意象中,才可能创作出有意境的作品,才能达到一种“不涉理路不落言筌”“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言有尽而意无穷”的审美效果。

 

山东省社科规划重点研究项目

 

6.jpg

刘艳芬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1月版 定价:7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