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戏剧社一甲子| 闻弦歌知雅意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戏剧社一甲子| 闻弦歌知雅意
2018-02-12 15:05:33新闻来源:作者:

历史从来没有终结这回事,它有体温,有呼吸。


2017年,中国戏剧出版社走过了60年光辉岁月,然而,在与自古希腊至今两三千年来铅与火的革命相比,不过微如砂砾。从萨提尔剧(Satyr Play)、三联剧演化形成,从埃斯库罗斯率先引入第二位演员,产生了戏剧要素——冲突,从歌队兴衰到舞美演变,戏,始终以时代的综合而简练的记录者,把人的理性当观众,在灵魂的舞台上演。


普罗米修斯对同样遭到不幸的伊娥充满同情:

任电光的曲折栏杆

把我的骨肉摧残;

任疾电把碧空震撼;

任暴风吹乱天蓝;

任狂飙把大地根基掀翻;

任海上波浪卷起狂澜,

把天上星辰的轨道扰乱;

任难逃的劫数的旋滩

把我的肉身狂身,

沦入塔塔洛斯的深渊:……

你知道得很清楚,我不会用自己的

痛苦去换取奴性的唯唯诺诺。

我宁肯被缚在崖石上,也不愿作宙斯的忠顺奴仆。

今日是我,明日轮到他受灾。

 

1.jpg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文化乃出版之本,学术是出版命脉。中国戏剧出版社在源远流长的戏剧生命长河中,记录下戏剧艺术和出版社发展历程的每一笔。在田汉先生创办戏剧社以来的60年中,多位戏剧文学的专家学者在此留下了印迹,他们以纸张为载体,用专业和激情展现了艺术魅力,展示了戏剧出版社及其个人伟大生存的证据。

 

2.jpg

田汉(1898—1968) 中国戏剧出版社首任社长

 

    建社至今,中国戏剧出版社出书一万余种。其中《中国京剧史》《中国戏曲通史》《中国古戏台研究与保护》等书先后获得“国家图书奖”、“中国图书奖”和“中华优秀出版物奖等国家级奖项;四种图书入选“60年中国最具影响的600本书”;《梅兰芳全集》《世界戏剧新经典译丛》《中国戏曲艺术大系》等十大项目先后入选国家“十二五”“十三五”重点出版规划。

 

《弦歌不辍:中国戏剧出版社60年·总书目》

3.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编 2017年9月出版 定价:60元

 

 

刘厚生:

中国是一个戏剧大国,从出现戏剧胚胎的春秋战国秦汉算起,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从戏剧初步成熟的宋金算起也已近九百年。话剧等新的戏剧样式从国外引进,也将近一个世纪。我们有三百多个剧种,两千多个剧团,古往今来,有成千上万的大剧作家、大演员、大舞台艺术家、大评论家。我们面对世界戏剧宝库,从古希腊悲剧、喜剧到现代的荒诞剧,更有浩如烟海的作品、演出、人物、文物、理论、经验以致轶闻故事等,把古今中外像夏夜繁星那样数不尽的戏剧宝藏转化为书籍、图片和音像资料,我们该有多少书要出,多少事要做啊。戏剧出版社的责任是重大的。

 

王正:

人生如优伶,粉墨投尘海。

悲剧连喜剧,正派忽反派。

演戏还看戏,上台又下台。

匆匆走马灯,烟雨六十载。

  

《弦歌不辍:中国戏剧出版社60年》

4.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编 2017年12月出版 定价:60元

 

 

樊国宾:

48年前的今天,我们的老社长油尽灯枯,即将走到他生命的尽头。


我们选择这个日子是意味深长的,一个人有了名位,识见修为却未到,此即少林寺扫地僧所谓的“武学障”与“知见障”。


他绝不是,无论在中国剧协主席,还是中国戏剧出版社社长位置上,他都是这个行业的泰山北斗。


我们塑他的像,其实是要为自己塑一个心灵盟誓。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我想起了他说过的三句话:


在话剧《晚会》结尾的时候,借助主人公陶丽之口,他说:“假使我明天就得死,我也绝不悲观,我也要把最后、最好的力量用在最有益的地方!”


1968年即将被迫害致死时,他说“艺术家不妨生得丑,但不可以死得不美!”还有就是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我愿意把这三句话概括为三种精神:不畏困难的乐观精神!不激不随的风骨精神!志存高远的家国精神!


此即田汉精神,也是中国戏剧出版社未来要永远秉持的精神。


 

——在田汉雕像落成仪式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