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花雅不争:苏剧与昆曲中的朱国樑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花雅不争:苏剧与昆曲中的朱国樑
2018-05-26 14:13:07新闻来源:作者:

 1.jpg

苏剧《花魁记》王芳饰演莘瑶琴,俞玖林饰演秦钟

 

    苏剧是苏州的地方戏,是苏州优秀传统戏曲艺术形式,前身是“苏滩”,也叫“南词”或“对白南词”,俗称“打山头”。它起源于苏州,流行于苏南浙北城乡,由滩簧(又名花鼓滩簧)、南词(这里指广义的南词)、昆曲(包括昆曲清唱和昆剧舞台表演)和苏南一带的民歌小曲融合而成,是一个由坐唱曲艺发展为戏曲舞台表演的地方戏剧种,已有300 多年的历史。2006 年5 月20 日,经国务院批准,苏剧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滩簧、南词、昆曲、苏南民歌等,都是源远流长的戏曲艺术,苏滩形成的精确时间目前尚无法考证,但从历史发展角度看,已经确定的事实是:在清代雍乾年间苏州就有滩簧的演唱活动,乾隆年间更是在江浙沪一带盛行。而在江、浙、沪的整个滩簧系统中,简称“苏滩”的苏州滩簧是发源较早、规模较大、影响较广的一支,后来周边的“常滩”(常州滩簧)、“锡滩”(无锡滩簧)、“申滩”(上海滩簧,后来上海把本地的滩簧称为“本滩”)、“杭滩”(杭州滩簧)、“余姚滩簧”,乃至安徽南部的“芜湖滩簧”等等,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苏滩的影响,有的甚至是直接由苏滩蜕变而成的。苏滩还曾流行到江西、福建等地,被吸收到当地的剧种里面,如浙江的婺剧、和剧,以及江西的赣剧中,都保留着对白南词的剧目。“源远流长”四个字用于苏滩,实不为过。

 

 《渐行渐近:“苏州文艺三朵花”传承与发展调查研究》

2.jpg

金红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5月版 定价98元

 

    从苏滩的艺术形式上看,它演唱的是代言体的剧本,演出时五人至七人围坐一桌,分别担任生、旦、净、丑等角色,自拉自唱,以第一人称出现,无说唱人的叙述,是一种素衣清唱的表演方式。演唱的节目分前滩与后滩两种。前滩绝大部分由昆剧剧目改编而成,为苏滩的正戏,传统剧目有《花魁记》《牡丹亭》《西厢记》《琵琶记》《白兔记》《红梨记》《烂柯山》《玉簪记》《绣襦记》《精忠记》《西楼记》《白蛇传》《义侠记》《水浒记》《渔家乐》等。演出一般以生旦为主角,都是折子戏,一共百余出。前滩的故事情节和对白,与昆曲基本相同,唱词由昆曲的长短句改为通俗浅显的七字句,可以加衬字,注重声韵平仄,体式与七言诗体近似。后滩大多由滩簧的对子戏改编或仿作移植,或者是改编自昆剧等其他剧种的戏。改编时,将原剧中的丑角作为主角,一般改编成一出出幽默诙谐的戏。后滩戏中还有单人演唱的“赋”和时调小曲。后滩常演的剧目有《卖橄榄》《卖草囤》《卖青炭》《卖明矾》《捉垃圾》(这五出戏被简称为“四卖一垃圾”),以及《张三借靴》《嵩寿》《扦脚做亲》《探亲相骂》《马浪荡》《荡湖船》《游观十八出》等。

 

    代言体、素衣清唱、戏文形式并且以对白、清唱的形式呈现,是苏滩的突出特色,这种特色在全国罕见。同时,苏滩在唱白、宾白、音乐、声腔等方面的内涵,又反映了苏州优秀传统文化的特色与精髓。这种自拉自唱、清唱形式的苏州滩簧,自20 世纪30 年代始,又由小规模的化妆坐唱向更为系统和规模化的舞台表演形式发展,及至40 年代初,发展成为集唱、念、做、打、音乐、舞美等艺术形式于一体的新兴地方剧种——苏剧。

 

 

3.jpg

苏剧《花魁记·醉归》王芳饰演莘瑶琴

 

    因此,从历史渊源上看,具有300 多年历史的苏剧,实为古老的戏曲品种;而从舞台艺术角度、从舞台戏剧戏曲样式方面看,苏剧距今70 余年,又可谓比较年轻的剧种。因为从苏滩发展成为苏剧是在20 世纪40 年代初。当1941年朱国樑联合其他剧团,创建了“国风苏剧团”时,才算真正完成苏滩向苏剧的转变,“苏剧”作为一个新型的戏剧品种也才正式诞生。

 

4.jpg

朱国樑(1900—1960),浙江镇海人,苏剧兼昆剧著名演员。

他创立的“国风社”,是苏剧步上戏曲舞台的第一个剧团,也是新中国成立前苏剧唯一的职业剧团.。

 

5.jpg

朱国樑在《十五贯》中饰演过于执

 

    既古老,又年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苏剧在其形成之后,以及在今天这个时代其艺术发展内涵与艺术发展的走向。也就是说,它的每一步路程、每一个发展环节,都是在探索中前进的,都会给今天的人们以不同程度的思考和启示。

 

    与昆曲相比,苏剧的名称虽然出现得不太早,但是久远的苏滩历史,以及苏剧不拘一格、雅俗共赏的演唱形式,使它一经诞生,就受到观众的普遍欢迎。

 

    20 世纪五六十年代,曾是苏剧的全盛时期,苏剧艺人也在诸多方面完善苏剧艺术,使其在保持通俗流畅特色的同时,又不断地学习昆曲舞台表演经验,逐渐形成唱腔清丽婉转、表演细腻动人、品位雅俗共赏的独特风格。因此,苏剧享有“评弹的语言美、昆曲的表演美、吴歌的曲调美”之赞誉,与昆曲、评弹并称为“苏州文艺三朵花”

 

6.jpg

苏剧《柳如是》王芳饰演柳如是

 

    苏剧在促进其他剧种的发展中也曾经发挥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比如沪剧、锡剧等地方剧种,在发展过程中就吸收了苏剧的许多优秀唱腔,而在昆曲发展历程里,苏剧更是发挥过“救其生死于一线”的作用。当年国风苏剧团创办之时,昆曲一度面临消亡的危险,许多昆曲艺人走投无路,朱国樑在本剧团尚难维持温饱的情况下,收留了一批昆曲“传”字辈艺人,为昆曲保留了“活下去的火种”,并在经济上给予支持,使得后来“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指昆曲《十五贯》的诞生)的昆曲重生奇迹,成为可能。

  

    苏剧在吸收昆曲舞台表演经验的同时,也对昆曲有一定的影响,比如昆曲的一些细腻唱法就曾有苏剧唱腔的痕迹。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得主、江苏省苏州昆剧院的王芳曾坦言自己在演唱昆曲时,有时会融入一些苏剧的小腔,如角腔、口罕腔等。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张继青的演唱独具一格,可以明显感觉到她演唱时小腔多,听起来腔调更婉转,韵味更醇厚,而这些恰恰与她当年的苏剧基础密切相关,因此她的演唱与众不同。可以说,鉴于苏剧本身的艺术特色及其对传统戏曲所做的贡献,同时鉴于苏剧“天下第一”的特性,保护、传承苏剧势在必行。

 

选自《渐行渐近:“苏州文艺三朵花”传承与发展调查研究》

 

目  录

7.jpg

8.jpg

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