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武春生:我是怎样学戏的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武春生:我是怎样学戏的
2018-06-29 13:51:49新闻来源:作者:

我出生在北京长辛店,一个铁路职员的家庭。祖籍河北清苑县。我的父亲武明科,号觉先,在铁路局工作,是留法班第三期学员。母亲魏凤芝是河北良乡人,她个子很高,长得非常漂亮,是典型的东方女性。

我一直保存着一张珍贵照片,是父亲、母亲、哥哥和姐姐的合影。那时,我还没有出生,哥哥比我大十岁,姐姐比我大五岁,照片上妈妈抱着姐姐坐着,父亲也坐着,哥哥站在左边,姐姐看上去才一岁多,这张照片大概是在1934年照的。

 

1.jpg

父亲武明科、母亲魏凤芝和武春生的哥哥姐姐合影

 

我的童年是在逃亡、饥饿、颠沛流离中度过的。在四川、在咸阳、在宝鸡、在武汉,我度过了苦难的童年。那段艰难岁月所发生的一切、经历的一切,就像一道疤痕深深地刻在我的身上,让我终生难忘。但苦难的岁月培养了我坚强不屈、吃苦耐劳的品格。

1950年,我考人中国戏曲学校,学习京剧武生专业。1958年毕业留校任教。 

1959年,我拜傅德威为师,继承、学习“尚派”艺术。师父傅德威每出戏都要分段教学。首先是剧本分析包括人物剧目特点、演出版本等,每个细节师父都讲得非常透彻。师父把学生引进剧情,理解人物。第二阶段是教唱、念和戏中重点技巧。师父说:京剧武生表演就是要通过不同剧目,不同人物,特定技巧和唱、念表现出来。无技不成戏,常遇春、高登、姜维、李元霸,虽然都是勾脸戏、穿箭衣、扎大靠,但人物身份、朝代、环境、对手、使用的兵器等都不同。因此,技巧的编排、舞蹈的运用、锣鼓节奏的快慢、唱念的韵律等都要有自己的特点和特定的技巧要求。如果戏演成一个模子,一道汤就会失去京剧艺术的特色和魅力。第三阶段就是合成。合成阶段老师要求非常细致,跟师父学戏表面上看好像是慢,但实际上是“慢工出巧匠”,学生学得扎实,一劳永逸。第四阶段是实习。老师对这个阶段的要求非常严格, 如果师父认为不满意那就必须“回炉 ”,再加工, 直到符合实习的标准为止。

 

2.jpg

武春生演出《艳阳楼》后与史若虚校长(右一)、傅德威先生(左一)合影

 

京剧发展的历史和经验告诉我们,要赢得观众(不是迎合观众),就要在认真继承的基础上,勇于创新。没有继承就没有根基,没有出新就没有生命力!演员不能因循守旧,教师也同样不能一成不变,照本宣科,这样是教不好学生的。

 

3.jpg

《四平山》武春生饰裴元庆

 

艺术家们的实践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艺术是为大众服务的,剧目要适应时代的发展,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当然,选择和改编教学剧目也不能只单一从市场和观众的需要考虑,我们还要结合培养学生的需要,尤其是低年级的学生。但对中、高年级的学生,我认为可以考虑选择既有益于学生的舞台实践,又让观众喜欢的剧目。这样不仅有利于学生的提高,也可以适应市场和观众的需求。

 

4.jpg

武春生在电影《书剑恩仇录》中饰演张召重

 

往事就像一部电影,不知不觉我已到了古稀之年。闭上眼睛,过去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回味起来,人生到底是什么滋味,我也说不清楚。

 

5.jpg

武春生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5月版 定价:128元

 

——本文摘自武春生著《回味人生:武春生从艺实录》,标题为编辑后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