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戏剧传承中的“融”“情”“懂”“美”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戏剧传承中的“融”“情”“懂”“美”
2018-07-11 10:18:36新闻来源:作者:

        假如一场表演没有观众,剧场空空如也,该是怎样一个情形?

假如一场戏剧演出,只有老一辈艺术家们表演着总也没有推陈出新的剧目,又是怎样一个情形?

 

1.jpg

经典京剧《穆桂英挂帅》

 

有些人认为,京剧是国粹,也是传统文化的魅力代表,传承京剧就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也在传承与发展戏剧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从前的科班里有句话说:“初开蒙,详训沽。”这是说,老师在教戏之前要先把剧情、人物作详细的譬解,让学戏的人在唱、念、做、打上紧紧为剧情人物去演出。然而,有些演员的“情态”不在唱腔中,情态应该是放而不藏,也就是在人物的情绪释怀上完完整整地放出来,表情应发自内心,我们常说的“圆与内”“形与外”,在人物的刻画上有些欠缺。还有,演唱中五气运用不到位,这五气(储气、托气、收气、偷气、吐气)是指板、唱的不满,京剧的“唱”要求站在胡琴上唱,不能躺在胡琴上唱,讲究妙而不旋,圆而不方。京剧的唱腔每一个字都是圆的,不能唱成方愣子,还有尖团字(上口),意思是这个字不发这个字的音,现在很多演员都唱白了。还有的下滑的尾音收的不好听,这些细小的装饰,很多青年演员都需要认真斟酌,流派的传承别走样儿。比如,梅派的唱腔是从容而含蓄的,旋律优美,顺畅流利。润腔及行腔都很规矩,形成独特的梅腔,有些演员却没有体验出梅腔的美。如果不按规矩表演何谈继承?

 

2.jpg

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 张淼

 

学戏时,突出一个“”字,博采重长,多吸收,口传心授才是硬道理。

演唱时,突出一个“”字,突出传情,刻画人物思想感情。

道白时,突出一个“”字,道白处理好,才能帮助观众看懂人物、理解人物。

 扮戏时,突出一个“”字,比如:青衣醒时美,醉时美,疯时美,贫时美;京剧中的花脸以及多种彩色脸谱,勾划出人物的性格,是一种夸张的形式美,丑角更是化丑为美。

 

3.jpg 4.jpg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传承总是艰涩、凄苦的,游走在其中的戏曲艺人更不例外。艺术传承的关键在于人,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当成保护传统戏剧的金规铁律。

 

5.jpg

 

现在,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那些还健在的艺术家们,以及来自见多识广的戏曲研究者和老戏迷们的记忆和理解,用文字保存下来,为年轻演员们提供大量的宝贵的艺术资料,正是由于众多一代又一代演员和艺术家们的传承与继承,求艺、创艺、传艺,才使得流派芬芳。

 

6.jpg

金红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出版 定价98元

 

7.jpg

郭跃进 戴谨忆 付桂生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出版 定价68元

 

以前的人写的文章,以及对戏的评论几乎是戏班的行话,对唱腔、身段的分析也是句句精辟。在文学理论中,批评由批与评构成,需包含评价和判断。批评不能仅仅指出错误,更重要的是,在指出错误的同时还要告诉年轻演员,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应该如何改正。对于被“批评”的演员来说,知道自己错了,让被批评者信服、佩服。现在,有人把打着戏曲评论幌子写“马屁”文章的“评论家”叫“戏痞”。有人说过,“‘文痞’比流氓可怕”。当今京剧界,这些“戏痞”就如京剧界的“文痞”,如果不改变自己,或者长期存在,只能是蒙蔽更多的人,继而加速京剧的灭亡。

 在戏曲教学与批评过程中,对青年演员需区分重点与一般,按行或流派归路。比如,演赵派的戏,就使用赵派的剧本,就按赵派的演,这叫归路。不是不可以创新,但现在青年演员不具备,有些青年演员会好几出戏,但一出都没有演好就相当于不会。戏曲界需调用各种现代化信息和媒体,有计划地宣传中青年尖子演员,爱才,育才,扶才。定期培训戏迷爱好者,使他们更专业,更有力地宣传推广京剧,让京剧艺术遍地开花。

 

编者按:

1931年12月25日,程砚秋应邀在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做了一次演讲,这篇命名为《我之戏剧观》的言论,可以说体现了这位具有国际视野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对戏曲学子的殷切希望:

 一切戏剧都要求提高人类生活目标的意义,决不是把来开心取乐的,绝不是玩意儿。我们演剧的呢?我们为什么要演剧给人家开心取乐呢?也许有人说是为了吃饭穿衣;难道我们除了演玩意儿给人家开心取乐就没有吃饭穿衣的路可走了吗?我们不能这样没有志气,我们不能这样贱骨头,我们要和工人一样,要和农民一样,不否认靠职业吃饭穿衣,却也不忘记自己对社会所负的责任……所以我们演一个剧就应当明了这一个剧的意义;算起总账来,就是演任何剧都要含有要求提高人类生活目标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