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特佐普罗斯

本社要闻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社要闻
特佐普罗斯
2018-11-26 11:07:42新闻来源:作者:

 1.jpg

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Theodoros Terzopoulos),希腊著名导演,阿提斯剧院创始人,戏剧奥林匹克主席。1965年起他在雅典学习戏剧,上世纪70年代后前往布莱希特创建的柏林剧团学习。回到希腊以后,他在1985年创办了阿提斯剧院,并摸索出训练演员的“有机动力法”,在演员的身体极限与自然之中寻找平衡。

 

德国哲学家尼采曾将古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的神话意义理解成一种“哲学的豪情”(Philosophical Passion),而在希腊导演提奥多罗斯·特佐普罗斯(Theodoros Terzopoulos)认为:酒神的故事其实就是在讨论本能与理智之间的矛盾。

 

2.jpg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8年11月版 定价88元

 

对于《酒神归来》(The return of Dionysus)这一著作,特佐普罗斯说:“这个作品的中心人物就是酒神狄俄尼索斯。酒神邀请表演者的同时也在邀请观众,一同探索在表演结构包围之下,被精神所压抑和控制的身体原型。这个包含前所未有的精神和肢体能量的身体,是表演者主要的参照物。它超越了我们对肉体的一般认知,并且通过表演结构的深层记忆而不断变化。表演者需要将内化的理解通过不同的维度呈现给观众,并且与舞台流畅衔接。在过程中,所有的直觉、想象以及对核心概念的理解都会对作品产生影响。总的来说,酒神的故事其实就是在讨论本能与理智之间的矛盾,如果说狄俄尼索斯代表本能,那么阿波罗则代表了理智。在本能和理智之间找到平衡几乎不可能,而酒神就是这类不完美人性的代表人物。”

 

3.jpg

特佐普罗斯否定了将他作品置于“形体剧场”(Physical Theatre)的归类之下,他认为“没有身体就没有戏剧”。图为《酒神归来》内页

 

    对于身体、运动和剧场仪式意味着什么时,他说:“我的剧场很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在观众对戏剧的传统观念之上进行创作。当演员在台上将时间概念无限放大并且“消化”他的材料时,一般会将角色的张力缩小甚至流露表演的局限性。在这种时候,我经常会说:‘时间的仪式感总有它存在的原因’,因为演员在舞台上对时间概念的稳固理解是戏剧张力的必要因素和中间介质,我们在戏剧中看到的能量就是在不经意的时间流逝中产生的。更细致地说,演员的身体是“仪式时间”的承载者,而仪式时间的存在又将文本的意义、感知以及图形串联了起来。仪式时间同时提供着节奏,收集即兴的声音,以及珠玑般的字句。所以,任何一首慢歌,一段被解构地支离破碎的独白都可以将隐藏的情绪表露出来,并且给予新的解读。

 

4.jpg

《酒神归来》内页

 

关于表演训练体系,特佐普罗斯曾说“:我在德国接受教育,而我戏剧的起源是西方到东方。在美学上,我很大程度受到德国包豪斯的影响,喜欢几何的造型和构图。我在德国时曾在布莱希特的柏林剧团学习,在那儿看了很多表演。再回到希腊后,我开始试着执导布莱希特的剧目。我很早就明白,我能以我的想法去进行悲剧实践。我热爱悲剧,因为悲剧建立在一个大的情境和大的痛苦之上。1986年,我用9个月时间排了欧里庇得斯的《酒神的伴侣》,在这个过程中,我试图寻找迷狂和净化,寻找开放的身体,最后找到神之所在。我也逐渐地开始创造一些练习,并形成身体的技巧。”

 

5.jpg

《酒神归来》内页

 

精彩书摘(译者 黄觉)


身体

表演者是舞台的核心,他面对的是迷狂的戏剧之神——酒神。酒神的生命有两个源头,宙斯和塞墨勒,分别代表着两种相互抵触却又流变不居的认同,男和女,怒和顺,神和兽,介于疯癫和逻辑、秩序和混沌之间。酒神的身体回应体内和外界的刺激,不断变化,在生死之间的钢丝上保持平衡。他的身体为了重整与新生而分解。在神话中,酒神有不同化身:他是叙利亚的阿多尼斯,埃及的奥西里斯,弗里吉亚的阿提斯。赫拉克利特在他那晦涩难懂的残篇中留下一句话:冥王与酒神二位一体。


孕育生命的酒神召唤表演者追寻本初的身体。这样的身体隐藏在他的世界的最深处,为思想所压制,却包含着空前的身- 心力量,是表演者的主要材料。这样的身体,其边界超越了身体的物理极限,不断接受表演者深层记忆的改造。

 

 

表演者需解放其内在材料的方方面面,有效培育感觉、本能、想象力以及核心区的理念。他不能自恋,自恋会扭曲身体的形象。他要克服疲劳,提高大脑和身体的耐力。他逐渐养成了对体内及外界的刺激做出反射性回应的能力,并努力排除日常生活加于他的无数恐惧和限制。

 

6.jpg

《酒神归来》内页

 

身体- 发声训练帮助表演者超越对时空的线性感知。时间失去了社会常规下的线性,能伸能缩,或疾或缓,默然地投射于空间之中,撕裂人对世界的狭小视野。

 

表演者不仅探索戏剧艺术相关的材料,也探索更广阔的人性和世界。将从研究到演出的创作全过程中一切被阻滞的能量解放出来,是他永恒的使命。

 

表演者的日常训练并不需要匆忙地形成最终的表演。成型的表演将想象力囿于不可逾越的技术规则的封闭世界中。日常训练应调动起意识的全部功能,塑造能量身体。

 

在现代物理学中,能量用以衡量身体和动作的内生力。因此,能量就是动作,是身体在时空中的不断变化,同时也是内在的动作,情感的变化。 能量并非抽象概念,不是外界植入的,比如外界向表演者发送的指令,而是表演者的经历和身体记忆。于是我们可以问:表演者的身体如何才能成为适用材料的载体?声音和身体如何养成? 

……

 

《酒神归来》目录

 7.jpg

8.jpg